东方早报:同性恋球员Outing难(图)

法沙努没有因为坦白获得同情,他收获的只是更多的嘲弄。他退役去美国当足球教练,被控告胁迫一名17岁少年和他发生关系。回到英国后,家人朋友不再理会他,法沙努在伦敦一个车库里上吊自杀。

拜仁慕尼黑前锋马里奥·戈麦斯日前接受采访时公开建议,“同性恋球员应该出来公开自己的性取向,这能帮助他们更自由地参与这项运动。”

邻国荷兰是世界上第一个承认同性恋婚姻的国家,德国则承认同性恋伴侣的民事结合。今年9月17日,德国外交部长威斯特威勒和同莫隆茨正式结合。马里奥·戈麦斯还说,“我们已经有一个同性恋外长,柏林市长沃维雷特也是同性恋,同性恋也可以公开自己的身份从事职业足球运动。”

或许不会有同性恋取向的球员接受马里奥·戈麦斯的建议。对于男子足球运动员,别说宣称自己是同性恋,就算是被人发现了这个秘密,都将意味着灭顶之灾,球迷会在看台上用嘘声、标语、口号等戏谑他,队友们会在更衣室里对其避而远之,俱乐部会让他走人。

“电话门”丑闻主角、尤文图斯原总经理莫吉曾说,他发现一名球员是同性恋以后,立即将其卖给了另一家意甲俱乐部。莫吉从未公开承认此事,但坊间传闻是一名前南球员。他在下一个东家只呆了一个赛季,被发现和青年队球员有染,然后就被卖去了西甲。

在演艺界,瑞奇·马丁、提齐亚诺·费罗等歌手公开同性恋身份后,在歌迷中造成的影响并不十分明显。在德国,政客公开同性恋身份似乎对选票也没有太大影响。但男子足球或许是一个堡垒,这里充满雄性气息的氛围,同性恋取向仍是一个极难打破的禁忌。

1980年代末,一名尼日利亚律师的儿子法沙努在20岁就成为英国诺丁汉森林队中锋,身价达100万英镑。但主教练克拉夫发现其“频繁光顾某些类别人士的专属场所”,以15万英镑的超低价将其卖给诺茨郡俱乐部, 法沙努足球生涯急速下坡。最后,《太阳报》提供10万英镑报酬让法沙努公开了自己的故事。

法沙努没有因为坦白获得同情,他收获的只是更多的嘲弄。他退役去美国当足球教练,被控告胁迫一名17岁少年和他发生关系。回到英国后,家人朋友不再理会他,法沙努在伦敦一个车库里上吊自杀。

2008年,一名早早退役的原意丙球员对电视台匿名讲述了自己的故事,“我现在的线个效力于意甲,其中有人入选了国家队,而且已婚。我甚至参加过不同球队球员之间的聚会,内容只有性。这些球员非常在意保密,成天都担心被人发现。他们在同性恋关系中更多是扮演主动而非被动角色,很多人是双性恋,甚至已经成家。我认为意大利不会有球员出来公开自己的同性恋取向,至少现在不会,社会环境还没有达到足够的水平,或许这样也好。”

51岁的意大利议员、意大利同性恋协会荣誉主席格里里尼说:“和其他任何职业一样,足球运动员里也有相当比例的同性恋,意甲就有20个以上。裁判也有,我就和一个很知名的足球裁判有关系,他有妻子小孩,为这样的生活痛苦。意甲不会有球员出来公开身份,男子足球赛场仍然像是古罗马斗兽场,球员们是大男子主义的囚徒。”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